白龙黑犬

无条件支持张继科
无条件相信马龙

【獒龙獒无差】来不及了快上车

这个车不是你们想的那个车。
龙是真·老司机
我真不知道用啥题目,文不对题抱歉。
OOC和bug全都是我的,笔力匮乏,文笔渣预警。
欢迎提建议 接受批评


(伪)公交司机龙x(伪)上班族科

    张继科喜欢坐公交车上下班。夏天,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会透过车窗向他打招呼,照在脸上,暖洋洋的只叫人想睡觉;冬天,有时上车时天还没完全亮,热腾腾的早餐往怀里一揣,索性再把外套风衣一裹,脑袋一歪睡在座位上。伴着一路的颠簸和司机大叔叫他醒醒的大嗓门,到站下车,开始美好而又繁忙的一天。因为走的路线并不临近喧闹的市中心,车上的人从来都不太多。
    张继科喜欢坐公交车上下班,尽管西装革履的一身行头与这样的交通工具格格不入。
    可他脚上的李宁小蓝鞋很合适啊,susi,没毛病。
    这一天他照常拎着早餐,迷迷糊糊地打卡上车。还没睡醒的桃花眼像蒙着一层水气,没睁几秒,屁股一落坐,又闭上了。
    “乘客,乘客?醒醒,该下车了。”张继科听到这又奶又糯的声音慢慢睁开眼。
    哎?司机大叔今天变声,不是,变身了?咋这白?懵了半分钟,张继科终于认识到,嗨,这哪是大叔,明明一牛奶糯米团子精。
    “哦,好,谢谢。原先的司机大叔哪去了啊?你是谁啊?”张继科看公交车停在他平时下车的站,又补了一个问题,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下车啊?”
    面前的人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一一接应道:“原先那位是我叔,这两天家人生病回老家了,我毕业刚来的,我叔知道我拿到A1驾照了,找我帮忙顶几天。他告诉我有个乘客每次一上车就睡一路,到这站下车,让我叫他醒醒,就是你呀,我叫马龙。”
    张继科点点头。“谢了啊,我叫张继科。”说完便下车,和马龙挥挥手作别。
    这人长得真白,真好看,我想给他写诗。
    从此以后,张继科在公交车上再没睡着过。他总挑着离马龙最近的位置坐,找到空闲时间就跟马龙唠家常。一回生二回熟,渐渐对马龙有了点儿了解:老家鞍山,去年刚大学毕业,没着急找工作,留校帮导师做助教做了一年。他也发现马龙和他有好多共同爱好—乒乓球打得不错,爱看足球。于是他和马龙打招呼的方式变成了这样:
“早啊马梅西”
“早啊张C罗”
   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,伸出手来击个掌。
    看着马龙笑着对每个上来的乘客打招呼道早安,又嘱咐老人家和小朋友上车小学,别摔着了,张继科又一次感叹了。
    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啊,好可爱啊。
    好想跟他谈恋爱啊。
    然后张继科每天早上怀里多揣了一瓶热牛奶。
    牛奶精,就要多喝牛奶。这牛奶当然是给马龙的。
    小半个月过去了,马龙该走了。张继科早要了联系方式,虽然见不着面,但和马龙天天聊的很是火热。
在听到马龙抱怨找工作难熬的时候,张继科灵机一动。
    “要不要来我们公司啊?”
    马龙在5.5英寸的屏幕前拧紧了眉毛,打下一行字。
    “你们公司太难进了张继科儿,你说能行就能进啊?”
    张继科心里乐开花,这我还真能。
    “龙啊,你学历什么的都挺好,试试呗。”
    马龙其实早听到传言,张继科公司的经理长得凶神恶煞,脸特黑,性格又阴晴不定,古怪得也是无人能及,这让马龙有点望而却步。但该公司薪水又高得不行,唯一一个要求就是业务能力一定要出众,马龙相信自己虽然没什么太多经验履历,但肯定能胜任。又因为张继科的话,内心一点点动摇,打开了邮件编辑界面投简历。
    见马龙没有回复,张继科又发了一条:“哎龙,我们经理正好缺个秘书,来试试吧。”
    马龙最后一点犹豫消失了,得,专业对口,这么好的机会,试试就试试,大不了录不上。于是编辑好简历,按了发送键。
    他说好???张继科丢下手机,瘫在办公椅上,露出了老农民见庄稼收成特别好时才能拥有的表情,桃花眼笑没了,整张脸像个小核桃。
    嘿,要拐来了。
    两天以后,马龙来面试。为了显得严肃认真,他特意把运动短袖换成白色衬衫,把平时散落在额角的刘海用发胶固定上去,少了几分稚气,多了些成熟精干。他没让张继科带着他来,这万一录上了,别人说他走后门儿的咋整。
    马龙整了整衣领,对着镜子捋捋铁刘海,清清嗓子迈开脚,敲开了应聘处的大门。
    “姓名。”
    “马龙。”
    “去总经理办公室吧,他要亲自面试。”
    “好的,谢谢。”
    马龙疑惑了一下,但很快镇定下来。果然这总经理性格成谜,但是为啥张继科从来没讲过他上司的坏话啊?抱着不解,马龙又推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。
见张继科脚翘在办公桌上,马龙呆掉了。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    “卧巢继科儿?你咋在这儿?”
嗯,还是那双亘古不变的小蓝鞋,不是张继科双胞胎他哥他弟,是张继科,没跑了。
    张继科放下脚来走向马龙,把头搁在马龙的脖颈。
“龙啊,你巢谁呢?我怎么不能在这儿,以后我是你老板,你是我的小秘书,被雇用了,恭喜。”
    马龙脑袋里有成千上万个黑人问号,但他想了想,张继科一直叫他来这儿面试,也从来没告诉他自己是什么职位。最重要的是,他咋忘了,总经理脸黑啊。
    哦,马龙明白了。
    我还是走后门了。
    啊,有工作了,还挺好。
    不是,这大一总经理,上班坐公交?
    “那就谢过张经理了。不过你为啥坐公交上班啊?腿是假肢?开不了车?”马龙不动声色地把粘在身上的张继科牌牛皮糖扒掉,扭头问道。
    “这不限号嘛,而且自个儿开车多累,我又没请司机。”张继科从小冰箱里拿出两盒冰淇淋,丢给马龙一盒。“你吃个冰淇淋冷静一下,中午下班带你去吃饭,庆祝一下你的新工作。”
    马龙给了张继科一个白眼,说:“不劳烦经理了,一块儿吃,我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吧。”
    下了班,马龙为躲避张继科的围追堵截,早早跑去车站等车。刚掏出手机,就看见一辆骚包的玛莎拉蒂停在他面前,并且打开了右边的车窗,露出一张黝黑的脸。
    “你干啥?会开车啊,原来腿没截肢啊。”马龙还是没躲成。
    张继科打开车门走下来,冷不丁拉住马龙的手。
    “来不及了快上车,上车说。”说完,张继科把马龙塞进副驾驶,系上安全带,关上车门,好像要把人锁在自己身边。
    “马龙,我觉得你看可好了。”
    “昂,我也觉得。”
    “马龙,我可喜欢你了。”
    “昂,我也喜欢我自... ...”
    啥?张继科说啥?
    哦,张继科才是走后门的那个。
    “所以你答应我呗?”张继科少有的完全睁开眼,眼中透出的诚恳和认真一点不假。
    “答应你啥?”
    “跟我在一起呗。”
    马龙想了想,这张继科虽然长得困了点,皮肤黑了点,穿衣品味差了点,也没有想别人说得一样凶神恶煞嘛。
    还每天都给自己热牛奶喝,这样的人不可能是什么坏人的。
    况且... ...他挺喜欢这个人的。
    于是马龙扭头装作看窗外,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。“看你表现。”
    张继科乐得抱住马龙,亲了一口。马龙给了张继科一拳,力道不轻不重,打在张继科的痴汉脸上。
    “我饿了,我要吃饭。”
    “都听你的,吃啥?”
    “肉!吃好多好多肉!”
    骚包的玛莎拉蒂呼啸而过。
    张继科,你车今天限号你忘了啊。







    马龙把竞标要用的资料整理好,送到张继科那里。
    张继科把马龙拉进来,顺带嘭的一声关住了门。
    “张继科你有毛病?卧巢这是办公室啊,你瞅瞅我刚整出来的资料,你还竞不竞标了你?”
    “我不管,今天轮我上面!”
    “你不怕有人进来还是听见?”
    “怕什么,我潜我秘书,跟他们有啥关系。”
    “滚蛋!”
    哦,原来我也走后门啊,每种意义上的。
    哦,我还被潜规则了。
    马龙仰天长叹。





评论(4)

热度(72)